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第三章王小胖的秘密 ...

  •   第三章王小胖的秘密
      
      北国的冬季总是显得漫长,尤其对于高原上的黑夜来说,当处在朝阳方向着的川岗间的积雪在阳光耀眼直射下慢慢消融后,远处的柿子树顶着光秃秃的身子骨傲然挺立,地面露出雪后湿润纯黄的泥土,期间夹杂着枯黄的杂草,象征着这个午后和原先一样,显得苍白,孤寂。近处的村子柴禾堆遍地零星分布着,这是高原上人们取暖和衣食的保障,尤如燕雀对广骛南天的依赖般一样。村子其间房屋纵横交错,犬牙坐落互不牵扯,只是羊肠小道延伸远方,相视沉默竞无言,留恋着村子过往的故事,传说,拉近这高原人们的质朴和淳厚情节。
      
      在午饭这个时候,村子里烟筒中炊烟四起,各家各户准备着中午的吃食,尽管如此,但大多家中还是以粗粮为主,玉米饼,发发馍,红薯稀饭等主食,当然个别好的人家就是教团,烩菜,面条,搭配冬季高原很少见菜疙瘩等,只要看到纯砖瓦的大房子,气派的烟筒就可以大致判断出家中的富裕。鼻子仿佛闻到饭菜里的香甜,村中的鸡,狗徘徊在几家香气正浓的人家久久不愿离开。如果这时有人过来细看,只有三两家破败的屋顶上的烟筒沉静的修养着,彰显着落疾,清高。其中一家破败的院子墙头杨树枝桠横行穿过,侵蚀到狭小的院子里去,肆意践踏着这农家的尊严,破落的木门随风吱吱作响,里屋偶尔传来低沉的对话声。
      
      这时屋子的门轻轻的打开,又轻轻的关合上,小宝瘦小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,静静的走到院落存放着架子车身旁,默默的坐着橼木把上,回想起刚才的情景,母亲的眼光中传出复杂的情绪,和深深的欣慰,小宝捧起包子递给母亲,母亲犹豫不决,让小宝自己吃,说她不饿,其实小宝心里清楚,母亲舍不得吃,平时都是好的东西,好的衣物留给自己,就是大宝身上的棉衣都是母亲缝的补丁过了一年又一年,最后看着热疼疼的包子慢慢变凉,母子狠心的拿起一块掰成两半,送到小宝嘴边,小宝鼻子闻着香甜的气味,看着鲜红的肉馅喉咙不争气的咕喽着,怀着紧张的心情满口直接吞下,温热的包子烫的嘴里微疼,母亲看到这里拿起旁边的温开水赶紧递给他,咕咚着慌忙吞咽下,满嘴芳香,这时母亲把剩下的另一半放到他手里,示意他吃,他接过之后迅速的塞到母亲嘴中,开心的,甜甜的笑着,随后把剩下的包子认真的包裹好,留着,等着父亲和哥哥回来后给他们吃,这样以后像是完成了使命般如释付重般轻松。
      
      这时他耳旁响起母亲的叮嘱,说:我知道你心疼你爹、哥哥,所以才买的新棉手套,怕冬坏了他们的手,但是他们的手套是旧点,可还能用,不可以乱花钱的,咱家的钱要用在正途上,孩子,明天去把拖欠学校的学费赶紧还给人家,欠你张老师的钱你爹这几天结工资了尽快还给去。
      
      小宝哥,听到这纯朴欢快的声音,把小宝的思绪拉回到现实,抬头看向院门外,只见上身穿着蓝布卦,套着黑色的棉裤,脚上登着手工做的黑棉鞋,头上套着灰色的里面带白毛皮帽子,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,这身行头几乎要撑破似的,仿佛个球般跑起来脸上的肉颤抖的,笑起来眼睛眯成缝,嘴角带着两个小酒窝,可爱极了。这就是二宝大伯的儿子王小胖,人如其名,只比自己小二个月,今年也十一岁了,和自己都上村里的小学三年极。这会已经艰难的推开沉重的院门,蹦跳着躲在他身后,神秘的爬到他耳朵旁悄悄地耳语,随后俩人会心一笑离开院子推开木门神秘得往村外赶去。
      
      作家论坛| 帮助中心| 联系客服|关于我们|诚聘英才|版权声明|Copyright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