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2、第二章 ...

  •   “方才过去的是何人?”
      
      温和的声音在御辇中响起,骨节修长的手指撩起皇账,望着小夹道的方向。
      
      不过是一个背影,也能显出几分旖旎的风情来,黛紫色的缎子颜色略有些重,愈加衬得那一闪而过的天鹅颈白皙风流。
      
      梁九功躬身行礼,“回万岁爷的话,瞧着像是嫔主子。”
      
      “瓜尔佳氏吗?”挑了挑眉,康熙轻“唔”了一声,放下了皇账,遮住他若有所思的星眸。
      
      梁九功躬身退下。
      
      仪仗不过闪现片刻,就从眼前缓缓划过。
      
      待香颂回神,仪仗已不见踪影。
      
      顾夏捏了捏她的脸颊,笑道:“且回神,安生日子过着不好么?何苦来哉。”
      
      香颂扭了扭帕子,有些无奈:“主子戏弄奴婢作甚?”
      
      那葱段似的指尖掐在脸上,柔若无骨的细腻触感,让她有多少心事,也尽消了。
      
      走这一遭,身上出些细密的汗珠子,肚兜润润的贴在身上,难受极了。
      
      “备水,沐浴。”
      
      她的命令一下,香颂就忙活开了,但还是忍不住劝:“这天刚下过雪,冷的厉害,万一着凉可如何是好?主子静坐片刻,汗意下去就是。”
      
      “今天掺些玫瑰香露可好?”
      
      顾夏眨了眨眼,提议。
      
      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她总是拿她没辙。
      
      微醺的香气笼罩着整个空间,蒸腾的雾气弥漫,顾夏躺在浴池中,闭目养神。
      
      白皙的指尖在水流中徜徉轻抚,似有浅绿色的光芒闪过,隐隐的看不大清楚。
      
      捻了捻手指,那光芒顿时消失。
      
      顾夏神色复杂的睁开双眸,盯着自己的手掌看了半晌,这才缓缓起身。
      
      “更衣。”
      
      香颂上前来,替她将身体上的水珠拭净,又给她披上柔软的披风。
      
      脸红红的退下,心中遗憾非常,以主子的容色,若是能出现在万岁爷跟前,必将宠冠六宫。
      
      穿上肚兜亵裤,顾夏懒懒的躺在塌上,由着香襦力度适中的替她揉捏着脊背,香墨立在一旁,念着手中的话本。
      
      “那和尚双眸紧闭,口中念念有词‘阿弥陀佛’不见停歇,但那娇娥玉颜雪肌,微凉的肌肤贴上那片结实的胸肌……”
      
      顾夏:……
      寻常话本的口味也这么重?
      
      “咳。”清朗的男声响起,惊的香墨手中的书都要掉了。
      
      香颂反应很快,劈手就将芙蓉帐放下,隔绝那软玉温香的旖旎风光。
      
      躬身行礼的时候,心中又有些后悔。
      
      顾夏呼吸滞了一瞬,接着慢条斯理的起身,“皇上恕罪,嫔妾衣衫不整,不便接驾。”
      
      因室内烧了火龙,芙蓉帐用的是烟罗纱,透气透光,缥缈间如烟似雾,她极喜欢。
      
      这会子倒透出十分暧昧来,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响起,康熙眼角余光不受控制的扫过去,鼻尖渐渐的溢出细汗来。
      
      突的,想到话本中的一句话。
      
      那娇娥玉颜雪肌……
      
      顾夏望着那大长腿转个弯,消失在屏风后,系珍珠扣的手一顿,躬身行礼:“恭送皇上。”
      
      “免礼。”轻飘飘的两个字,合着一股风送过来。
      
      无端的透着冷硬。
      
      香颂急得都要哭了,不住的跺脚:“这可如何是好?好不容易万岁爷来一次,偏时机不巧。”
      
      说着就自责的不得了,“都怪奴才,正经夫妻,放下帐子做什么?!”
      
      顾夏侧眸轻笑,“不过一个妾罢了,怎称得上正经夫妻。”
      
      那唇角若有若无的笑意,让香襦、香墨神色微变,心疼的不得了。
      
      若格格没有被选入宫中,以老爷的地位,格格可以随意匹配世家阿哥,做正头福晋,又何必……
      
      像如今这般硬撑着。
      
      顾夏倒没什么感觉,这会子也没有再按摩的兴致了,昂声道:“拿一根萝卜过来。”
      
      香颂:???
      
      主子这是被刺激大发了。
      
      萝卜很快就呈上来了,洗的干干净净,放在莲花型瓷盘中。
      
      白胖的身子,头顶是葱郁的青缨,不过巴掌大小,瞧着挺漂亮的。
      
      香颂眼睁睁的看着嫔主子一口一口的,将那根萝卜吃掉。
      
      还满足的眯上双眸。
      
      这东西,一枚铜钱可以买上一篮子,够平民百姓家吃上两天。
      
      萝卜菘菜两大宝,足够平民过冬了。
      
      也从侧面反应出,这东西到底有多廉价。
      
      嫔主子是最讲究的一个人,往日里吃萝卜,定是要料理好才成,酸甜口的糖醋腌萝卜条,红烧的也得用排骨来配,何曾生吃过。
      
      一屋子奴才,没有一个敢劝的。
      
      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,都低低的垂下眼睑,主子跟前不兴哭,一出声就全露馅了。
      
      万岁爷既来了,多坐片刻也是好的,这般来了又走,主子又要受多少挤兑、排揎。
      
      顾夏这会子心情也有些复杂,万万没想到,她真的有异能。
      
      心尖上泛起密密麻麻的钝痛来,雪白的贝齿用力的咬着红唇,将盈于睫的泪珠眨掉,无声的吸了一口气,红唇勾出一抹冰凉的笑意。
      
      事情都过去了,又何必再想,她会好好的守着这一颗心,不让它受伤。
      
      “把绣绷子拿来。”
      
      冲着香襦摆摆手,她就知机的去了侧间,将她的刺绣物件拿出来。
      
      心思沉浸进去,有多少烦忧也尽数消散。
      
      绣花针如同穿花蝶,在手中翻飞,她欣喜的发现,总算是找回原主的感觉了,新绣出的花瓣,栩栩如生惟妙惟肖。
      
      再也没有死板的感觉。
      
      那萝卜,果真不是白吃的。
      
      咬第一口的时候,她没有用异能,因此这就是一个寻常萝卜,脆甜多汁中带着青气。
      
      而经过异能之后,就变得截然不同。
      
      富含灵气的萝卜更加脆甜,从口腔划入喉咙,再等咽下肚,就能感受到暖暖的灵气散发,沁润着五脏六腑。
      
      舒适极了。
      
      挥退众人,顾夏紧紧的盯着指尖的绿色雾气,想着对萝卜有效,那么对人体呢?
      
      这么想着,她脱掉自己脚上的罗袜,掰开脚趾,缝隙中有一道伤疤,初进宫时,被绣铁片划伤,好不容易长好,却留下了疤痕。
      
      有点丑,幸好是在隐秘的部位。
      
      绿色的薄雾升腾,将疤痕包裹,微微麻痒的感觉让她拧起眉尖。
      
      希望能淡一些。
      
      “你在做什么?”
      
      背后传来一道男声,如同潺潺清泉花底流,舒朗中带着温柔。
      
      这会子揉进去一丝诧异,让顾夏僵在原地。
      
      他又又又突袭。
      
      她这会儿坐在软榻上,翘着二郎腿,双手抚着纤白的脚。
      
      怎么看,都像是猥琐的抠脚大汉。
      
      她这算完全断了得宠的可能吧。
      
      康熙薄唇轻抿,目光一言难尽的望着她。
      
      她的脚也是美的,骨相极好,莹白如玉,纤巧可爱。圆润饱满的脚趾在他的注释下,不自在的缩了缩。
      
      屐上足如霜。
      
      那一片白在眼前轻晃,康熙别开眼眸,喉结隐秘的滑动,淡然道:“你且收拾着。”
      
      顾夏小媳妇儿似的侍立一旁,不时的递上茶水点心。
      
      从她这个角度,只能看到对方的侧颜,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,清晰的观看一代帝王的容貌。
      
      他如今年岁也不大,额间还有细密的绒毛,面如冠玉,剑眉星目。
      
      长长的羽睫遮住了眸光,让整个人变得温和起来。
      
      修长的手指搭在微黄的纸张上面,在烛火的照耀下,散发着玉一般的光泽。
      
      俊美无俦,地位崇高。
      
      可惜不是她的,不能吃。
      
      “笃笃。”白皙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,引得顾夏看过来,就见他双眸含笑,揶揄道:“以后有的时间看,且回神了。”
      
      顾夏慢吞吞的反驳:“您向来节俭,帽子上镶嵌的黑珍珠极为珍贵,想来会多戴些时日,确实有的时间看。”
      
      康熙收起笑意,看着她还是这般不知进退,丝毫不知温柔小意,升起的那一抹兴趣,彻底烟消雾散。
      
      “朕走了。”一甩辫子,康熙瞟了一眼那粉白的脸颊,大踏步离去。
      
      “恭送皇上。”
      
      顾夏微微躬身,身后跪着伺候的奴才,目送大清最尊贵的存在离去。
      
      她是故意的,目前并不想跟康熙有任何瓜葛。
      
      康熙比她大三岁,今年十九,尚有些少年意气,哪里容得下无知后妃隐隐的顶撞。
      
      原主的家世,又注定不会为这小小的耿直买单。
      
      只历史上并没有出名的妃子是瓜尔佳氏,可见她不得宠,亦或者是早亡的命。
      
      看来,保命才是第一要务。
      
      作为康熙心中的抠脚大汉,保命这事,就只能自己来了。
      
      “主子,马佳庶妃早日递了帖子,定下今日与您共膳,您也准了的,您看怎么准备?”
      
      香颂拿着事件簿,轻声请求。
      
      “照常便是。”马佳氏说起来不过是一个庶妃,可她膝下有一子一女,肚子里还揣着一个。在这子凭母贵、母凭子贵的后宫,她占全乎了。
      
      而且她跟钮祜禄氏的目的一样,都是想要招揽她。
      
      不交好,不交恶。
      
      让她做后宫平平淡淡的小透明吧。
      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康熙:已经能想象到追妻火葬场的画面。
    今天抽20个红包。昨天有小天使抽到了双黄蛋,请注意查收,么么哒。
    感谢mr.行、风月无边、老梁、燕小六等小仙女的地雷,感谢ILOVEYOU、妙喵、是悦不是月、樱花、墨雨、一月绯、一葉知秋等小可爱的营养液,爱你们笔芯。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