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第三章 ...

  •   今日天暖和许多,也没什么风,顾夏令人搬了摇椅出来,摆在庭院中,坐着晒会儿太阳。
      
      香榧侍立一旁,慢声细语的讲着近些日子发生的趣事。
      
      宫中地稀人光,挤挤挨挨的全是人,这事情自然也多。
      
      就连她这景仁宫,也不遑多让。
      
      前殿负责管理宫室的慧芳姑姑,昨夜合着星辰北斗,硬是逼迫新来的小太监从事。
      
      那小太监刚放出内务府,不过十五六岁,身量细弱,还未长成。只脸蛋儿生的好,白白嫩嫩的,唇红齿白。
      
      俊秀的不得了。
      
      “后来呢?”顾夏听的入神。
      
      香榧义愤填膺的握拳,“小太监抵死不从,当着她的面撞柱,慧芳姑姑这才作罢。”
      
      “竟还有这样的事情。”拧着眉尖,顾夏有些不悦,景仁宫只她一个嫔妃,出了任何事,脏水都要往她身上泼一泼的。
      
      慧芳敢这么做,自然是因为势大,她还有个姐姐叫惠芬,是皇后跟前伺候的大宫女,她自然也得三分利,身份变得与众不同起来。
      
      等闲谁愿意招惹她,你若一耙子打不死她,她有那样的姐姐,借着职务之便,简直有使不完的绊子。
      
      “那小太监呢?”想到另外一个主人公,顾夏轻声问。
      
      “回嫔主子的话,他原是守二门的,昨夜里破相,只得勾头做洒扫去了。”香榧倒是知道的清楚,如数家珍。
      
      翘着手指,顾夏观赏着今天戴的护甲,漫不经心的问,“那么,你跟他是什么关系?”
      
      那淡淡的目光望过来,让香榧心中一个机灵,立马跪地分辨:“奴才与他有一面之缘。”
      
      “怎么的,也爱上了?”
      
      “嫔主子说笑,只是可怜他孤苦无依罢了。”
      
      孤苦无依。
      
      进了这紫禁城的,又有哪个不是孤苦无依。
      
      “说实话。”威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香榧害怕,眼泪啪塔啪塔掉下来,哽咽道:“他是奴才舅家表弟。”
      
      舅舅获罪,适龄女眷充入辛者库,为羞辱舅舅,政敌将年幼的表弟送入宫廷……
      
      女子入宫,不过劳苦些,可这男子,就得断了自己的命根子。
      
      顾夏沉默,看着泪珠砸在地上,变成一朵四溅的小花。
      
      “成了,把他调到后殿来。”
      
      此话一出,香榧顿时露出一个惊喜的笑容,砰砰的磕起头来,道:“嫔主子大恩大德,奴才没齿难忘。”
      
      香榧刚站起来,殷勤的替顾夏锤着肩,二门处的小太监就笑眯眯的来报:“给嫔主子请安,嫔主子万福金安,马佳庶妃已经转过小夹道了。”
      
      利落的打千、禀报,见顾夏打赏,虽然只是几个铜子,也高兴的不得了。
      
      顾夏起身,搭着香榧的手,起身往前殿去,香颂从室内出来,也跟在后头。
      
      这宫室一般情况下,前殿做待客用,后殿就起居用,关系好到一定程度,才会在后殿接待。
      
      再一个,后殿一般挤挤挨挨的住的全是妃嫔,也没地方招待客人。
      
      刚出了二门,往大门去,就见马佳氏带着两个宫女,两个太监,说说笑笑出现在眼前。
      
      顾夏遂笑道:“妹妹里面请……”马佳氏自然比她年长些,可这后宫,按位分论姐妹。
      
      一边说,一边打量着马佳氏,按传出来的消息,她如今四个多月,穿着直筒旗装,倒有些看不大出来。
      
      许是孕期所累,瞧着倒有些弱质纤纤的味道,细白的瓜子脸,乌溜溜的杏眼,瞧着清纯可爱,与她心目中的想象不大符合,细想来,又觉得合理。
      
      荣妃她是知道的,在康熙前期连续生育六次,可谓盛宠至极。
      
      她对这段历史,不过走马观灯的了解一点,更详细具体的,她就没有印象了。
      
      她在打量马佳氏,对方也在打量着她。
      
      只一个照面,马佳氏就放弃了。
      
      就算是同盟,这瓜尔佳氏看起来也不大靠谱,原先没长开倒有些不大显,如今像是傲立枝头的娇嫩花朵,美丽的不像话。
      
      她的脑子一向不大好使。
      
      再一个,对方的家世,宫中的地位都比她高些,只有她投靠的理,万没有对方依靠她的可能。
      
      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对方的面容,马佳氏眸色暗了暗,这样娇媚的容色,留在这宫中到底是个隐患。
      
      翻了年,就又要选秀了,到时候有数不尽的新人入宫,她得好好打算。
      
      两人心中想着自己的事,瞧着倒是手挽手,亲亲热热的往殿中走。
      
      “马佳妹妹,本宫已经交代过御膳房了,想必已经准备好了。你看谁合适跟香颂一道,去御膳房提膳?”顾夏笑盈盈的说道。
      
      这话一出,马佳氏心中顿时千回百转。她来的时候已经吃饱了,就是打着主意,借口胃口不佳,走个过场便罢。
      
      毕竟景仁宫小厨房出来的东西,她也不敢入口不是。
      
      谁知道对方考虑这么周详,完全杜绝她借此生事的所有可能。
      
      她的吃食,一向是御膳房出来的,现今也没得置喙的余地。
      
      随手指了指身旁的一个小宫女,马佳氏笑道:“灵珠跟着吧,她年纪小,腿脚伶俐。”
      
      顾夏点头,跟马佳氏不咸不淡的聊着天。
      
      “你多吃用着才好,瞧你瘦的,看着就心疼的紧。”顾夏执起马佳氏的手,神色认真。
      
      听到她的话,马佳氏心中一酸,自打她有承瑞起,听到最多的话语便是:“要多为小阿哥考虑,好歹吃些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是双身子的人,不能任性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一张口,两个人吃,要多吃一点啊。”
      
      从来没有人站在她的角度上,为她说上一句话。
      
      这么想着,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,可是瓜尔佳氏无宠,她说这些,对方只会当她是炫耀,何其遗憾。
      
      香颂带着提膳的人,回来的很快,躬身请安过后,就把菜品摆在膳桌上。
      
      马佳氏望着那水晶肘子、红烧鹅掌、葱爆羊肉等,眼睛都红了,她几度生死,一个月的份例里头,也不过一只鸡,五斤猪肉罢了,其他的,她是碰都不能碰,沾都不能沾。
      
      万岁爷也没这么细的心,能时时顾着她。有空能问上一句,都是天大的恩宠。
      
      马佳氏放弃自己的打算,因此席面间,将自己的手段收了收,倒是一团和乐。
      
      越是如此,她心中越是难耐,若瓜尔佳氏能招揽,收入麾下,那该多好。
      
      送走一步三回头的马佳氏,香颂随着顾夏一道回了后殿内室,有些摸不着头脑,今天马佳庶妃过来,很是说了一通,可中心主旨不明,也没个目的。
      
      这有些不大说的过去。
      
      以她如今怀着身孕的状态,除非是大事,哪里值得她冒这么大风险。
      
      顾夏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寻常来往罢了,不用多猜。”
      
      说完就有些怔忡,席间马佳氏一带而过,说起了当初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马佳氏是最早一次选秀进宫的,就是康熙四年那次,她比皇上大一岁,在康熙六年的时候,生下皇长子承瑞。
      
      而原主是在康熙七年选秀进宫的,那时候年岁小,一团稚气的,大家都乐的养着她,以示仁善。
      
      直到去年,有嫔妃发现,这个被她们忽视良久的嫔主子,在这几年,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。
      
      因此在请安前,设局激怒她,原主本就是跋扈莽撞的性子,一下子就炸了。
      
      可那天是嫡长子承祜的五七,皇后看着她闹腾,顿生不悦,又被人捅到皇上那里,帝后默认,撤了她的绿头牌。
      
      杀鸡儆猴,以儆效尤。
      
      所以她就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的独自一人,无宠、无友。
      
      直到一病不起,被顾夏穿越。
      
      想来历史上没有她的名号,怕是因着这次病重,被消磨在无尽的时光中。
      
      回神过后,望向香颂担忧的眼神,不由得露出一个轻笑,纤手捏上她的脸颊,顾夏凑近了,宛声道:“小小年纪,且放宽心些。”
      
      香颂咬唇,轻叹一声,先是平整恭谨的行了福礼,这才轻声道:“说句夸大的话,比起嫔主子,奴才年岁不小了,在这宫中也沉浮了十来年,有些心里话,想跟嫔主子说说。”
      
      盯着顾夏的双眸,香颂垂眸,轻声道:“嫔主子若是觉得奴才说的在理,奴才就陪着您筹谋。若是觉得奴才说不到您的心坎上,那也就罢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自古帝王身边,来来往往的尽是美人,娇媚的、温婉的、端庄的……数不胜数。”
      
      “可她们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鲜嫩。红颜未老恩先断,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,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。”
      
      见顾夏听的认真,香颂深吸了一口气,接着劝道:“您如今年岁正好,若是蹉跎了,一辈子都是这样的生活,您甘心吗?”
      
      “想想上次您身体不适,想要请个太医多艰难,这往后的日子且长着呢,就这么混过着,怕是不能长久啊。”
      
      “况且以您的容色,纵然您不争,也多的是人起坏心思。”
      
      顾夏:……
      道理她都懂,可惜她暂时无法妥协。
      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小天使不要养肥啦,一起嗨,还可以强个红包什么的,你们的鼓励就是最大的动力。
    看到熟悉的小天使出现在评论区,心里暖暖的。
    今天依旧抽20个红包。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