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4、第四章 ...

  •   常氏原不过是司帐宫女,被太皇太后提拔着,教导康熙人事,成为他第一个女人,这才水涨船高,混入贵女中,做一个庶妃主子。
      
      她也机灵,虽是庶妃,可也跪地求着,让她还在跟前伺候,因此能时时得见康熙,好歹也有个面子情。
      
      她无数次的庆幸,自己当初的灵机一动。
      
      当她得知康熙去瞧了那瓜尔佳氏,心中就充满了怒火。她跟那位嫔主子之间,横插了无数结子。
      
      当初年幼的瓜尔佳氏,向来看不上她,言行间多有忽略,深深的得罪了她。
      
      更别提,她一个无宠的人,却高居嫔位,也不显害臊。
      
      今儿打一起床,心中就认定,等会儿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,定然要她好看。
      
      她是庶妃,自然来的早些,见瓜尔佳氏还未见踪迹,当下就在人堆里宣扬开了。
      
      “嗨,你们是不知道,那位有多狼狈,哭着求着让万岁爷留下来,多看她一眼。”
      
      “就她那样的才貌,哪里值得人垂青呢?”
      
      “也不照照镜子,看看自己长得那样。”
      
      “说来也好笑,她啊,注定就是一个无宠孤寡的命。”
      
      常氏眼角余光一直在注意着殿门的动静,见到了时辰,瓜尔佳氏还没来,心中更是得意非凡。
      
      “她定是没脸见人了。”
      
      周围那些交好的庶妃,没有一个人肯合着她的话说,常氏也不在乎,一口气说了个痛快。
      
      身边的董氏一直在扯她的袖子,常氏有些不满,这董氏为汉人女子,她向来看不上眼,这会子一个劲招惹她,顿时不悦,强忍着撕破脸皮骂她一顿的欲望,只把自己的袖子抢回来,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才作罢。
      
      柳眉一挑,常氏露出个不屑的笑意,满足的往殿中去。
      
      刚一转身,整个身子就僵住了。
      
      瓜尔佳氏那贱人就立在她身后,也不知偷听去多少,真真的没品。
      
      常氏梗着脖子,硬是憋着一口气让自己不要跪下唱征服。
      
      见瓜尔佳氏不过斜睨她一眼,转身就进了大殿,心中悄悄的松了一口气。
      
      又添了几分不屑,到底无宠的人,哪里敢跟她较劲。
      
      周围的庶妃也松了一口气,瓜尔佳氏跋扈,若她不管不顾的闹开,今日定不能善了。
      
      初始觉得常氏不过胡诌乱扯,随意的诋毁瓜嫔,可见对方没有发作,心中不由得细想,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?
      
      顾夏上前一步,牵住钮妃的手,侧眸轻笑:“有人欺负我,姐姐要给我做主。”
      
      对方乌溜溜的眼眸全心全意的望着她,带着无限风情,钮妃感受着那柔若无骨的柔嫩小手,脊背不由得一僵。
      
      大庭广众之下,成何体统。
      
      “好。”这话一定不是本宫说的,钮妃想。
      
      “皇后驾到~”太监细长的唱和声响起,嫔妃们顿时静气凝神,等待后宫之主的到来。
      
      钮妃垂眸,看着那细白的小手垂下,离自己不过一掌的距离,好似动动手都能牵着。
      
      又因着皇后的免礼声响起,渐渐的离自己远去。心中不知是遗憾,还是松了一口气。
      
      顾夏坐在皇后右下手的太师椅上,钮妃坐在左下手,剩下的庶妃都坐在绣凳上。
      
      初始是没有这个待遇的,只那拉氏有孕,又怀胎不稳,多站了片刻,动了胎气,这才添上的。
      
      钮妃看着对面的瓜尔佳氏,没心没肺的吃茶,许是合了胃口,竟满足的眯起双眸。
      
      没出息。
      
      殿门口的交锋,助长常氏的气焰,让她觉得,位份并没有那么要紧,反正瓜尔佳氏不是聪明人,拿她没办法。
      
      看到对方的那张脸皮子,她深深的嫉妒了,上一次见面,对方尚且姿色平平,面色苍白。这才一个月的功夫,竟变得肤如凝脂,容颜焕发起来。
      
      这满屋子数十名嫔妃,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。
      
      就这一身水光溜滑的皮子,也不像能被埋没的人。
      
      威胁都要掐灭在摇篮中才成,想必皇后娘娘会喜欢她对瓜尔佳氏的发难。
      
      “要说嫔妾最羡慕的人,非瓜嫔莫属。”见众人诧异的目光望过来,常氏矜持一笑:“昨日万岁爷垂青,去了景仁宫一趟。”
      
      掌握一手资料的感觉让她非常兴奋。
      
      “可瓜嫔娘娘是个大度的,不过半盏茶的功夫,就将万岁爷劝了出来。”见顾夏目光冷冷的望着她,她也丝毫不惧。
      
      朗声道:“今日瓜嫔娘娘更是言笑晏晏,可见心中毫不在意。”
      
      说罢躬身对着皇后行礼,轻声道:“实乃吾辈楷模。”
      
      明晃晃的恶意和嘲笑,让常氏心里痛快极了。
      
      顾夏拧起眉尖,她有些不悦。
      
      钮妃比她更快一步,冷笑着开口:“窥伺帝踪,不知常庶妃意欲何为?”
      
      常氏心中一突,冷汗瞬间浸湿衣背,窥伺帝踪的罪名诛九族,谁也不敢应下,强撑着辩解:“此事世人皆知,谈不上这么大的罪名。”
      
      “呵。”钮妃冷嘲。
      
      高高在上的皇后,心中也有些不痛快,她夜里睡不好,白日吃用不好,还得受这些唧唧喳喳的争风吃醋。
      
      这常氏年岁越大,越发不知所谓。
      
      可万岁爷没有弃了常氏,她就得给三分面子。因此和稀泥道:“行了,本宫尚有些俗务,都散了吧。”
      
      她一开口,别人自然没有置喙的余地。
      
      顾夏躬身行礼,心中就有数了。皇后容色一般,却很有福相。银盘脸,细长眼,悬胆鼻子樱桃口。
      
      周身气质融融,是个温和性子。可屹立不倒,想见并不是那么表里如一。
      
      钮妃被驳了面子,心中更加不痛快,瞧着常氏的目光就冷凝起来。
      
      常氏也不是悍不畏死的性子,当下就有些怵,她敢对上顾夏,对于钮妃,确是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敢给。
      
      出了坤宁宫,腿就有些软,见钮妃已经离去,只剩下瓜尔佳氏,心中又涌出一团怒气。
      
      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扭头就要离去。
      
      顾夏轻笑一声,曼声道:“常庶妃且慢,本宫有礼相送。”
      
      “什么?”常氏有些诧异,这人怕不是有些傻。
      
      骂她一通,竟还送礼与她。
      
      顾夏笑盈盈的款步而来,伸出细白丰润的指尖,言笑晏晏:“魏嬷嬷,掌嘴五。”
      
      魏嬷嬷应声而出,保养细腻的手掌伸出,对着常氏劈头盖脸的打下来。
      
      常氏一时间有些懵,甚至忘了躲开,瓜尔佳氏往常也这般跋扈,只是言语上厉害了些,还往往被人拿住错处,堵的哑口无言。
      
      哪里像今日这般,竟动起手来。
      
      宫中刑罚,讲究打人不打脸,瓜尔佳氏这般不管不顾,是疯了吗。
      
      看着对方平淡无波的眼神,常氏有口难言,早间的尖酸刻薄、伶牙俐齿失了个干净。
      
      抬手落下间,五下很快就过去了。
      
      魏嬷嬷冲着她微微躬身福礼:“常庶妃,得罪了。”
      
      常氏捂着火辣辣的脸庞,嘴里有微甜的血腥味,让她难堪又痛苦,低下头,掩饰自己想要噬人的眼神。
      
      顾夏用尖尖的护甲挑起她的下颌,左右瞧了瞧,笑道:“瞧这一张芙蓉面,色如春晓之花,端的漂亮。”
      
      常氏眼睑低垂,一行泪从眼角划过。
      
      看她这样,顾夏又觉得没了趣味,不过一个欺软怕硬的东西。
      
      “行了,回去跪上一个时辰,好好的背背宫规,这以下犯上之罪,本宫就不计较了。”说着顾夏脱下指尖的玳瑁护甲,递给魏嬷嬷,温声道:“赏你了。”
      
      看着她施施然而去的背影,常氏银牙紧咬,望着景仁宫方向,目光阴冷。
      
      而回了后殿的顾夏,转瞬将这些事又抛到脑后,淡声吩咐:“拿萝卜来。”
      
      香颂心里很不是滋味,心疼的厉害,主子怎么又要去吃萝卜,可见常氏的话语让她难受了。
      
      常氏该死。
      
      顾夏咔嚓咔嚓的咬着萝卜,心满意足的眯着眼,感受着那暖流在体内缓缓流淌。
      
      “好吃吗?”斜横过来一只修长宽大的手,将她剩下的一小节萝卜夺去。
      
      他又又叒突击。
      
      顾夏回身,鼻尖擦过对方高挺的鼻尖。
      
      略有些酸。
      
      康熙低低一笑,大手一捞,轻而易举的箍住她的纤腰,带着一道坐在榻上,这才柔声道:“可是厨上伺候的不周到,怎能让你吃这个。”
      
      那呼吸有点近,喷在她的脸上热乎乎的,陌生男人的气息笼罩着她,顾夏有些别扭,悄悄的红了脸颊。
      
      “臣妾喜欢吃,当水果是极好的,又脆又甜。”定了定心神,顾夏缓缓解释。
      
      “是吗?”康熙疑惑的瞅了她一眼,转瞬问侍立一旁的魏嬷嬷:“今日你家嫔主子可有受委屈?”
      
      魏嬷嬷跪地,言辞清晰的禀报:“常庶妃以下犯上,嫔主子已命老奴掌嘴五下。”
      
      顾夏偷眼去瞧,心里还是紧张的,若是康熙看不惯,让她去给常氏道歉,那她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。
      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康熙:朕能怎么办,当然是原谅她啦。
    你们都是小仙女,发现20个红包不够发,那就抽一半好不啦。看看有没有小仙女连续中奖。
    么啾。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