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4、第四章 ...

  •   这天是八月底了,星期三,晚上九点多钟,她从学生家中出来,返回借助辅导班的小区。
      【本系统善意提醒,危险在靠近!】
      赵清漪吃了一惊,却见路口跑出三个男人,拿着刀对着她。
      “把钱交出来!”
      赵清漪吃惊,退后一步,那三人已经围上来了。
      赵清漪所在的县城治安虽然不错的,但九十年代跟后世比又相差一点,意外遇上这事也不奇怪。
      正在这时,忽然有个男人从桑塔那上下车,朝她奔来。
      “赵清漪!你没事吧?”
      赵清漪远远听到这个声音,心中就有所猜测,忽想:管你是不是仙人跳,你们送上门来,我花积分在系城商城买的技能正遗憾没处用呢。我每天早晨自己跟自己的影子练有什么意思,我正好试一试,为了正当防卫打/人不犯/法。
      心念一起,身动如电,飞起右腿踢到一个歹徒的手腕上,再连脚踢中他小腹。
      一人的哀嚎未绝,她已经飞去另一个歹徒那,旧书包一甩打中他的头,然后一脚踢向他的后心。
      但见一个歹徒向那装腔作势过来英雄救美的王冬明扑去,赵清漪将书包扔了过去正中那人的头。他一跤摔在地上,脸着地磕了个门牙。
      她过去将那人扭住手,解下他的皮带,将他反手束住,看这人腰上居然还挂着个“大哥大”。
      “有点意思。”
      她拿起“大哥大”,正要拨打110。王冬明早就目瞪口呆了,这时回神,忙惊问:“你干什么?”
      “打110呀!”
      王冬明眼神复杂看着她,说:“你……不是没事吗?”
      “我没事不代表他们没罪。这拦路抢劫,至少是个拘留吧,让他们家人拿钱罚了再领他们出去呗。”
      王冬明勉强扯出一个笑,说:“做人何必到这地步?”
      赵清漪笑着朝那歹徒脑门一拍,说:“我是没有想到什么地步,我自己过我自己日子,就要祸从天降。是天把我逼到这个地步。”
      那歹徒满口是血,却也怕去警局,说:“妹子,哥跟你开个玩笑,你别当真!”
      王冬明也说:“这事大晚上的不必闹这么大,既然你没事,让他们跟你说对不起。”
      赵清漪说: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?”
      另两个被踢伤的“歹徒”也拖着伤过来了,说:“妹子,这次是我们不对,冤家宜解不宜结。”
      赵清漪呵呵一笑,却问王冬明:“是你朋友呀?”
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“是你朋友,我就放一马,不是的话,你也别管,我就打110。”
      王冬明无奈,只好承认:“是我朋友,不过是开个玩笑,没有真想伤你。”
      赵清漪说:“原本我还敬你有几分本事,可是这样的下三烂,啧啧。”
      原来的那场“订婚”虽然不是赵清漪自愿,但王冬明后来四五年确实对赵、张两家多有照拂。远近人人瞧得见,都称赞他是个好女婿。
      大家就见着他的付出,照顾她的家人亲戚,却没有想过女方本人根本就是被人变相绑架了。
      也有人玩笑叫他别一根筋,小心老婆在外被人拐走。最后,老婆真的被人拐走,所有的人当然都同情他,而赵清漪成了忘恩负义的“潘金莲”。
      最后王冬明当然不会轻松放过赵清漪和她的家人,弄得赵家一家四口先后死亡。
      却说王冬明见到这丫头这么凶,心中惋惜。英雄救美,然后带她吃饭,让她敬杯酒,醉酒后生米煮熟饭,这打算也不成了。
      王冬明说:“我不过跟你交个朋友,你何必这么高傲?”
      赵清漪慢条斯里地说:“因为我就站在这个位置,你想看我,当然只有仰望,除非你爬到我这个位置,你就不觉得我高傲了。”
      赵清漪对这样的人谦卑不起来,单看他今天做的事,她心中哪里不恼火。
      要不是没有买武术十段的技能,还不是要中他的仙人跳。
      然后他就可仗救命之恩接近,她拒人于千里,他就可道德绑架了。
      赵清漪是不知他原来更深一步的生米煮成熟饭的打算,不然真要打死这种男人。
      王冬明深觉难堪,他自觉是真的喜欢赵清漪的,是赵清漪清高看不起人。
      “我只想给你个教训,就你这样眼睛长头顶上的女人,哪个男人还真理你。”
      赵清漪说:“还真不要理我,我喜欢一个人。”
      赵清漪想想真闹到不可开交,这些人受到拘留,那他们的家人总要来烦她的,深仇也结下了。
      无赖是不可理喻的,这点事又不能判死/刑,闹大后更有麻烦。
      她出门上学在即,还是不想有麻烦缠身。
      赵清漪于是也放他们一马,王冬明和三个扮歹徒的朋友才悻悻离去。
      之后,一直到她出发去京城,王冬明倒再没有来烦过她。
      ……
      经过两个月的日夜兼职,她赚了3000多块钱,这下车费和学费有了。
      京城大学是全国属一属二的国立重点大学,国家扶持经费和校友捐赠多,又在这个年代,学费本就不贵的。一年学费是1500元,住宿费和其他费用是另计的。只不过身在京城,生活开销费用就不小了。
      之后母亲赖彩凤还是塞了500元给她,说:“你爸,你也别怪他,穷怕了,又是老思想,别人一说就轻信。现在,他也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,不能那样误了你。”
      小贪加愚昧本也是一种罪。原来事件发展,后来赵建华因女儿是“潘金莲”被人打成残疾,在赖彩凤受不了人言指责喝农药自杀后,他也跟着喝农药自杀,也为自己的原罪付出了代价。
      如果他们真的不拖累她进深渊,他们也是救自己,她将来会好好赡养,到底是亲生父母。这才是他们自己的后福,何必贪图别人的。
      想了想那虚荣贪享受的弟弟,原主真是气极了,一想到他就五味陈杂。至少父母不会骂自己女儿为“婊/子下/面痒”这样污辱的话,亲弟弟为了他的“好姐夫”这么骂。
      “你们……对弟弟严一点吧。还有跟他说,读书是改变命运近乎唯一的办法。”
      原主恨极了老家一些长舌妇的污辱,但是这事这样一办,现在却有不少人对她去京城大学上学表达出无比的羡慕,这才是寒门出了金凤凰的正确打开方式。赵建华就是被自己的旧观念和小贪遮住眼睛的人。
      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了,连小气的舅舅也给了个红包。
      陈校长和陈师母在她去上学前也包了一个红包给她,还带了朱主任的一个红包,说是一点心意。
      推辞一番,陈校长说:“那是京城,哪里都要钱,你就能打工,头两个月却是肯定不行的。”
      她收下含泪拜别,又请他们替她谢过朱主任。这份人情,收下就要记一辈子。但是这样的人情她愿意还,还得起,也甘愿,这是成全别人的好意人情,而不是绑架别人的枷锁人情。
      ……
      赵清漪去京城上大学后,张晓也要安排个出路,她大学没有考上,补报也没有报上。如此,现在依她高中文凭,最多也是去村小教书,一个月才三百块钱。
      张晓虽有心搓合赵清漪和王冬明订婚,乐见其成,也想着王冬明有钱还便宜她了,可是她心底是知道王冬明多半是配不上她的。她只是乐见从小处处强过她的表姐被套牢在这个小镇。
      张晓也羡慕外面的世界,奈何没有考上。
      虽然赵莲花也会说“女子读书无用论”,却还是疼女儿,是比赵建华要开明大方些的人。
      可惜因为赵清漪的事没成,王冬明自然不带着张达赚大钱了。要复读一年,学费、书本费、吃用起码要多投入三千块,还不一定考得上,张达不舍得了。
      张晓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女生,虽然她还是会读书的,但成绩从小不如表姐羡慕表姐。
      她复读才考上省重点,交往一个家世不错的男友,出现门第困难,还有当时她表姐名声的毁坏也影响家族名声。
      但最后发现原来自己“早不需要仰望表姐了,她这样的人有才无德”,她放开了心房,而她的男友最终也没有放弃她。
      却说这时,张达因赵清漪未订婚,王冬明不带他发大财,心中郁闷不解,就不舍得女儿复读的成本。
      想想赵清漪,生气的同时,不禁就怨女儿读高中比她多花了多少钱,现在还想复读,考不上又是误人误己。
      张晓气性上来就去省城打工了,改了今年复读的路。
      王冬明因为搞不到自己心中的女神,也有灰心郁气,人都走了,生活只有继续。
      他可不是情圣,女人不是他的,他当然不会再去赵家热络了。
      毕竟“无私纯洁的爱”只存在于偶像剧,王冬明没有偶像剧男二的灵魂高度——正常人都没有。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(注:九十年代高考在七月,成绩出来肯定迟了,但为了行文,又当是架空平行,读者可忽略这点)
    注:作者不是要提倡出轨是对的,而是反对任何人对未成年少女的包办婚姻,控诉这种落后的旧式思想对未成年少女的迫害。
    还有反对那些出卖别人的人生和侵犯未成年少女的人权得到利益的“即得利益体”喝着未成年少女的血,然后摔锅骂婊。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