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魏无羡和江澄 ...

  •   云深不知处,蓝氏家主正于花厅待客,长子蓝曦臣作陪,相谈正欢之时,有下人来报:溪隐叶公子求见。
      “溪隐……”蓝家主摸着胡子有点抓瞎,溪隐实在是个小地方,以至于他一时之间实在想不起这位求见的叶公子是哪位。
      “父亲,先把人请进来吧。”见蓝家主陷入沉思不说话,一旁的蓝曦臣温声提醒道。
      蓝家主闻言点了点头,那下人便出去了,不一会儿就领着人过来了。
      看到来人的第一眼,花厅的几人都只觉得似有微风拂过,少年容貌并不如何惊艳,却让看到的人都觉得很是舒服。
      时人大多爱用发带束发,留出长长的飘带以显飘逸潇洒,这少年满头青丝却是用一枝桃花绾就一半,他明明身着白衣,却似笼着浅浅的青光,这青光笼罩下,连他衣襟处绣着的桃枝都似有了生机。
      他腰间悬着一枚三叶状的白玉坠子,红色的流苏随着动作左右摇摆。
      看到这坠子,蓝家主怎样不说,一旁坐着的江枫眠却是想起来了:“你是……叶秉之家的?”
      叶怀闻言,抬手行了个晚辈礼,道:“见过蓝前辈,见过江前辈,晚辈叶明辞,江前辈所言正是家父。”
      江枫眠便笑了,错眼见蓝家主不甚清楚的样子,遂解释道:“这位叶明辞出身溪隐叶氏,溪隐地处偏僻,蓝家主不知道也不奇怪,他们家一直以来都是一脉单传,也不常出来走动,是以名声不显。”
      “原来如此。”蓝家主摸着胡子,请他坐下后才问道,“不知叶公子此来云深不知处所为何事?”
      叶怀就取出一枚卷云纹玉佩递过去,道:“听闻蓝前辈即日便要开课,晚辈便来了。”
      那卷云纹的玉佩是入学凭证,蓝启仁严师出高徒的声名远扬,自然多的是人想把子女塞进来,云深不知处再大也大不过整个修真界啊,是以便有了这入学凭证,蓝家每年散出去三十枚卷云纹玉佩,凭玉佩入学。别说什么伪造,蓝家既然这么做,自然有他们的手段在里面。
      僧多粥少,也不知道叶父是从哪弄来的。
      “既如此,曦臣,你就为几位小公子安排一下吧。”
      “是。”蓝曦臣起身施礼,“江宗主,晚辈先行告退。”
      叶怀跟着起身行礼,原本坐在江枫眠下手的两个少年也站了起来,几人一起随蓝曦臣出去了。
      云深不知处内多泉水古松,是以虽然外边烈日当头,走在树荫下时也尚有些微凉意。
      蓝曦臣走在前边带路,边走边道:“叶公子晚到一步,容我为你介绍,这两位都是来自云梦江氏,这位是江宗主之子江晚吟江公子,这一位是江宗主的大弟子魏无羡魏公子,你三人几乎同时到来,也算是缘分。”
      “蓝公子不必客气,我年纪小些,直接唤我明辞便好。江兄,魏兄,久闻云梦双杰大名,今日方得一见。”叶怀说着转个身面对江澄和魏婴,抱手行了个平辈礼,二人还礼,便算正式结识了。
      魏无羡是个性格开朗自来熟的,如此这般寒暄了几句他便咋咋呼呼拉起了家常,几人一路叽叽咕咕的小声说着话,跟着蓝曦臣往住宿的别院走。
      这边,蓝曦臣领着三人去往别处,花厅那边,蓝家主和江枫眠也在说他们。
      “江兄,你方才说叶氏名声不显,可我怎么瞧着你还挺熟悉这位叶小公子?”两人私交甚笃,既有不解之处蓝家主便直接问了。
      “那倒没有。”江枫眠摇着折扇笑道,“我也只是从别处听说过一些而已。”
      “哦?”
      “传闻这位叶小公子生来便是先天,三岁启蒙,五岁开始修炼,十岁便结成了金丹,此后便一直在外游历,只是不知为何半点关于他游历的消息都没有,也是奇事一桩。”江枫眠说着皱了皱眉毛,“这孩子与他父亲叶秉之的资质真的半点不像,我听闻他父亲近年来身体不大好,只是提着一口气硬撑着,怕是就等这孩子再成长些就……唉。”
      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,蓝家主也忍不住跟着叹了口气。
      “虽然之前不曾见过,但方才打眼瞧着那孩子风姿仪态着实不错,叶氏也算后继有人。”
      “是啊,我方才见曦臣也是个好孩子,待人接物温雅端方,如今看来,只我家那两个皮小子尚需磨练,若不是……”他沉沉的叹了口气,“阿羡这跳脱的性子也不知何时才能沉稳些。”
      听懂他未尽的话语,蓝家主也沉默下来,若不是温氏……若不是……谁又愿意逼着孩子成长呢?
      另一边,见几人相处的似乎不错,蓝曦臣索性替他们安排了毗邻的卧房。这一日是留给他们休整的,明日才是正式上课的时间。
      天色渐暗,魏无羡跑了过来,房门没关,他直接趴在门框边上说话,邀叶怀一同去食堂用饭。叶怀想着不知要在这边待多久,结交几个朋友还是有必要的,就同意了。
      然后……
      那种恐怖的,从舌尖一路划入咽喉,仿佛渗入骨髓一般,绵绵不绝的苦味,叶怀觉得,他这辈子都不会忘了。
      抬眼扫了一圈,那些穿着蓝白色蓝氏校服的弟子们,没一个露出异状的,剩下的人,皱眉的挤脸的吐舌头的,没一个平静以对的。
      迅速摸出一方叠得整整齐齐的手帕捂住嘴,吐干净了嘴里的东西,叶怀唯一的想法就是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东西!想着接下来的不知多久也许每天都要尝一次,叶怀由衷的觉得,死了算了。
      不动声色的连吃带藏,叶怀迅速的解决掉了晚餐,抿着唇忍受满腔的苦涩味道,心中决定回去就把那只藏了蓝家饭食的储物袋子毁尸灭迹。
      食不言,寝不语。好不容易最上首的蓝家主和蓝启仁放下筷子离了席,好些人立马站了起来,叶怀离门最近,踩着优雅的步子飞快地冲了出去,第一件事就是取水漱口。
      “嗨呀!果然叶兄你也受不了呀!”肩膀被用力拍了一下,魏无羡笑嘻嘻地凑了上来。
      叶怀站直身子,回过身来,果然江澄也在,抬袖抹掉唇角的水渍,他整个人都萎靡了:“我觉得我需要吃颗糖压一压那恐怖的味道……”
      说着,他便摸出几颗糖来,一人分了一颗。
      然后,吃了糖的三人下一秒就把糖吐了出去,动作一致的张嘴呵气。良久,嘴里都干透了,三人才犹犹豫豫的闭上了嘴,很好,虽然还是苦丝丝的,但已经在能忍受的范围了。
     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糖果进嘴,不仅没能压下那诡异的苦味,反而衬得那股味道越发明显,这真的是个悲伤的故事。
      魏无羡:“蓝家的饭菜,杀伤力不是一般的恐怖啊。”
      江澄、叶怀:“嗯。”
      云深不知处卯时作亥时息,亥时一过,整个蓝家便暗了下来,所有的灯盏约好一般瞬间灭了个干净。
      叶怀睁开眼,取出传送镜。银色的镜面上零星散布着金色的星光,俱是他布下的传送点,虚幻线条勾勒出大概的地图样貌,最近的便是彩衣镇,代表传送坐标的星光跳跃了一下,叶怀瞬间消失在房间,下一秒已身在碧灵湖上空。
      夜色不错,半空看下去还能见到成群的萤火虫。叶怀御剑靠近湖面,平静的湖水与白日里没什么两样。
      [叶子,白日里我也忘记问,只是水行渊而已,还有禁妖环辅助,怎么时限却有两月之长?]
      [水行渊乃水域所化妖物,唯有它作祟之时才是收服的时机,也许是因为这个?]
      [但据我所知,水行渊若是形成,怎么会两月都不作祟?这任务……]绕着湖面飞了一大圈,叶怀停了下来,[叶子,密切监视这边的动静,一旦水行渊作祟就通知我,关键点是什么,还得试试才知道。]
      [是,我知道了。]
      站的高也望得远,不远处的彩衣镇还亮着不少灯光,街道上隐隐绰绰的人还不少,在这种深夜有鬼的世界,如此繁华的样子倒是少见。
      [叶子,我记得你说过,姑苏莲子糖特别好吃?]
      [嗯……根据我现有的资料,虽然不是最好吃的,但也是特别好吃的。]
     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叶怀就准备下去逛逛。
      [阿阿阿阿阿怀!你没穿外衣啊啊啊啊啊!!!]
      叶怀猛然停滞,整个人已在彩衣镇外,差点他就要往下落了,由此可见有时候飞剑速度太快了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      不过也不怪他没想起来,毕竟原本只是想来碧灵湖探查来着,通过传送镜来去,就偷了个懒直接穿着寝衣过来了,说起来头发也披散着,连鞋子都没穿上……
      翻了翻系统空间,好容易才在角落里找到装衣物的那只戒子,顺便也翻到了装着蓝家可怕晚饭的储物袋,那时候只顾着漱口都忘记把这东西毁尸灭迹了。这时候翻出来,叶怀提着收口的细绳子甩了几圈,咻一下丢进了碧灵湖里。
      飞快的找出衣物穿好,挽发的簪子也一并找了出来,然后问题来了,戒子里面没梳子。这是真的失策了,居然忘了在里面准备梳子。没办法,叶怀只好继续翻戒子,最后只能用一枚腰坠松松的绑一下,总比披散着头发强。也幸好这只坠子比较轻,不然还得随时防着什么时候就顺着发丝滑下去了。
      寻了灯光最亮人流最多的街道走进去,叶怀专心地寻找糖果铺子。
      叶怀自小天资卓绝,未辟谷之前所食皆是灵谷,所用皆为灵物。修炼之后,他又进步神速,很快便辟了谷,干脆就不吃东西了。
      所以,前世在玄灵界,叶怀从小到大都不知道糖果为何物,更别说尝尝了。
      糖果这东西,在制糖技术不发达的时代,是属于奢侈品一类,价格自然不便宜。而叶家讲真的,其实是比较穷的。
      说到这里又是叶怀很是怨念的一点,所处世界太低魔了,低到流通货币还是金银,徒留他装着满满极品灵石的纳戒毫无用武之地。
      叶家虽是修真家族,但自身人丁稀薄不说,所处之地溪隐也是个犄角旮旯的小地方,小地方人少是非少,自然阴邪鬼祟也少得可怜,是以连点儿委托都接不到。在叶怀独当一面之前,家用全是靠叶秉之夜猎捉妖拿鬼换来的,所以叶怀小时候也少有吃糖的机会,只能拿溪隐岛上每年结果的桃子解馋。
      从小到大,叶怀吃糖的次数屈指可数,大约因为吃得少,所以那甜丝丝的味道就在记忆中越来越美好,以至于当他开始出门游历的时候,第一件事就是拿盘缠买了一小堆糖果放进系统空间。
      之所以只买了一小堆,完全是因为他身上只有那么点盘缠,说到底还是因为穷。
      再后来,随着时间推移,他做的任务多了起来,系统给的奖励也越来越多,到如今他的纳戒里各种糖果几乎堆作了山,可他每至一处便买糖的习惯却已经改不了了。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叶·灵石堆成山·却买不起糖·怀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